当前位置:首页 > 信仰造就 > 见证如云 > 文章

纯净的心灵:记教会园丁王弟兄

发表于:2014-2-8 14:14:53

纯净的心灵

 

    葡萄成熟的时候,王弟兄总爱提着盛满葡萄的竹篮,喜盈盈地把一串串葡萄挨户分给邻居们品尝。

“王弟兄,您这棵葡萄树种了几年?”我迈步来到教堂的后院,见他正弓背给树在培土、剪枝、施肥。

他见我,悠悠缓慢地伸直腰,欣慰地说:“至今已快六年了。如今退休后,除了星期天在城北堂做礼拜外,业余时间去花鸟市场看看,还不断地给教会添置一些新颖的盆景与花类。教会分配我管理这些盆景、各种鲜花,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悦,做圣工心里感到很充实。”王弟兄眉宇舒展,绘声绘色地说道。

“王弟兄,您为何不在教堂的周围种一些梨树与苹果树,却偏爱种葡萄呢?”我好奇地问。

“我不是不喜欢种梨和苹果,但相对来说还是喜欢种葡萄。你没听汪牧师曾在传道时说过:一串串葡萄比黄的梨、红的苹果,更具有自己的特征。你别看它颗粒小拿到阳光下一照,连里面有几粒籽,都能清晰地看到哩!它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别人,就像人一样,有一颗朴实无华、透亮的心。”

“哦!”我微微地点了点头,似乎明白王弟兄这段话的内涵。他昔日的形象,蓦地跳人我的脑际。

盛夏,天刚蒙蒙亮,王弟兄很早起床,生着煤炉,尔后,把一茶壶、一茶壶的水烧开,倒进保温桶。把保温桶搬到离城北堂不远的马路人行道旁,为来往的群众义务供茶。他不辞辛苦,不计报酬,为民服务,方便群众得到当地政府与群众的赞誉。

寒冬,当你跨进城北堂门前,就能闻到一阵阵花木的馨香。一个用透明塑料布遮盖得严严实实的“小房子”屋内点着透亮的灯,始终保持着一定的温度。百余盆各色各样的花朵沐浴着灯光,吐露芬芳。在王弟兄的精心培育下茁壮成长,一年四季生活在一个“春”的怀抱里。王弟兄栽培花朵,就像爱抚婴孩一样。一天,他把一盆盆的花拿到围墙上去晒太阳。在给一盆花浇水的时候,因劳累过度,头昏目眩,不慎从围墙上摔了下来,折断了腰骨。他昏迷了许久,后来被一位弟兄发现,送往医院治疗。住院期间他仍念念不忘他的“杰作”……

在一个星光闪烁的夜晚,吃着王弟兄递给我的葡萄,细细品味,顿觉香气扑鼻,全身一阵轻松。面对莹晶剔透的葡萄,一粒粒、一串串,那不是王弟兄心灵的写照吗!?

凝视一串串透明的葡萄,亲切地抚摸着它,我的心豁然亮了;葡萄虽不如珍珠玛瑙光洁、漂亮,但它却透着一种灵气,蕴藏着一种内在的美。水灵灵的葡萄穿着紫色,晶莹的衣袍,彼此用坦诚而透明的心来印照,它们之间情同手足,从不嫉妒、诽谤、诡诈、争吵,像一个和睦的大家庭。共同沐浴着主的春华雨露,紧紧地偎依在主的怀抱,共同享受天父赐予的恩典。

葡萄不但有自己独特的色泽,而且还启人深思,给人一种意境、一串遐想。

盛夏之夜,我坐在葡萄架下小憩,我仿佛听见,牛郎织女在葡萄架下倾吐衷肠……;著名的歌唱家关牧村深沉浑厚的歌声“吐鲁番的葡萄熟了……”我仿佛又来到了杭州联合圣歌团,在杨教师的指挥下,与弟兄姊妹怀着一颗虔诚的心,充满激情地唱道:“他像一棵树在溪水旁,哦!按时结果子,叶子不枯干,因他一切所行,主要使他顺利。不从恶人的计谋,不站罪人的道路,不坐亵慢人的座位,不喜爱愚昧的行为……”从远及近,我突然想,王弟兄的心不正是一颗透明的葡萄吗?他用心血浇灌培育的葡萄,分给大家品尝;精心培育葡萄园的花朵,岂止是他暮年人生的一种乐趣呢?!

我们人类多么需要有葡萄那种独特的色泽,需要那种人与人之间、心与心之间的透明度。

啊!一串串透明的葡萄,你是吉祥、纯洁、友谊和团结的象征。汪牧师那段富有哲理的“葡萄颂”却永远镌刻在我的心中!